讓員工獲得最佳績效,從目標開始!

讓員工獲得最佳績效,從目標開始!

獲取員工最佳績效,從目標開始!

文章重點

  • 目標對績效至關重要,但領導者往往難以確認
  • 有助於員工識別個人與公司目標之間聯繫的問題
  • 利用優勢來創造改變,可以培養個人目標

在一個需要快速創新的世界中,組織迫切需要創造自動自發的工作精神、責任分享和積極主動的文化。為確保員工在工作中表現出色而採取的所有方法中,對領導者而言,一個至關重要卻難以入手的問題是:找到員工與工作的個人聯結

當工作是個人的,也就是說當員工聲稱“這是我的”時候,自主精神就會出現。只有在工作直接實現員工個人目的時,他們才會聲稱這是他們的責任。這始於組織的目標,即努力為客戶、利益相關者和社區帶來好處。當員工認識到他們的獨特貢獻促進了該目標時,組織目標就變成了個人目標。換句話說,當一個人做他們最擅長的事情促進他們最關心的事情時,目標就變得個人化了。

當員工認識到他們的獨特貢獻促進了該目標時,組織目標就變成了個人目標

組織設計、結構和戰略是幫助或阻礙個人對自己工作負責能力的重要因素。但是即使這些結構組成都已就定位,為了精益求精,每位員工都必須了解公司的目標並幫助他們為其最關心的事情做出貢獻。如果沒有個人目標與工作的情感聯繫,那麼自主精神和責任分擔的敬業企業文化永遠無法實現。

將使命成功地轉化到個別員工的組織,能獲得與眾不同的績效。蓋洛普研究發現,員工與組織使命或目標的聯繫提高 10%,人員替換率便下降 8.1%,盈利能力也會提高 4.4%。

組織變革和個人表現也是如此,個人與工作的聯繫,可以激勵員工始終如一地產出最佳成果。

如何使目標變得個人化

身為領導者要避免普遍的誤解,就是目標只是讓人樂在工作中,或增進生活滿意度。目標會影響工作的完成方式。這些並不是招聘或人力資源管理應該獨自負責培養的工作。個人目標需要定時討論員工在每日工作中所做的獨特貢獻。如果沒有適當的維護,員工的個人目標可能會隨著環境改變而變得模糊。

個人目需要定時討論員工在每日工作中所做的獨特貢獻。

員工通過從事最擅長的工作來改變最關心的事情,從而實現個人目標。因此,經理人必須知道:

  • 他們最關心什麼,以及它如何與公司目標建立聯繫?
  • 他們最擅長的事情,以及這對他們關心的事情有何影響?
如何發現員工關心的事情與公司目標之間的聯繫

經理人的角色最適合幫助每個團隊成員從工作領域中識別並闡明個人化的工作方式。他們可以討論員工認為重要的事情,以及員工關注之事與公司的目標如何匹配。這些對話可以釐清員工在工作中更願意承擔哪些責任,並表現出積極性,為推動公司目標向前發展提供創新和改進。

以下問題可以做為對話的開場白,幫助員工辨識他們最關心的事項:

  • 什麼事讓你感到激奮?
  • 什麼事讓你感到沮喪?
  • 你想讓誰感到驕傲?
  • 什麼是你生命中最珍視的?
  • 對於這個紛亂世界你有什麼看法?
  • 你想以什麼形象為人所知?

提出探索性的後續問題。蒐集細節將幫助員工了解公司如何處理將目標與員工關心的事情對接。有助於發展支持責任共享意識所需的情感聯繫。

情緒發生是因為我們在乎,因為我們在某事中擁有個人利益。經理人可以幫助員工識別,哪些能激發自己更大的情感經歷,並將這些經歷與工作聯繫起來。情感越強烈,就越個人化。個人化工作越多,員工對組織的成功和目標的投入就越多。

了解員工如何發揮所長改變組織。

將組織目標與個人關心的事情聯繫起來只是第一步。當員工看到他們的優勢被確認並用來改變他們關心的事情時,個人目標就能實踐。

克利夫頓優勢可以幫助員工辨識他們最擅長的領域,以及他們如何在公司目標中為他們最關心的事情作出獨特貢獻。當員工看到發揮其獨特優勢的機會時,就會激發自有意識,並促進領導者產生快速創新的需求。那些每天都能做自己最擅長事情的人,工作投入度是一般人的六倍,而獲得高質量生活的可能性是一般人的三倍。

當員工看到發揮其獨特優勢的機會時,就會激發自主意識,並促進領導者產生快速創新的需求

每位員工都能夠了解自己的目標,並盡其所能改變他們最關心的事情,這有助於創造一種以目標為導向的文化,從而提供以下成果:

  • 兌現組織目標的承諾蓋洛普對千禧一代的研究清楚地發現,以目標為導向的組織吸引人才和客戶。對於一個以目標為驅動的組織,每個人都必須找到他們關心的事情和貢獻之間的聯繫。這種每位員工相乘的個人目標,維持了一種品牌賴以生存的文化。這就是組織如何為客戶需求和永續發展提出大膽願景並將它付諸實現。
  • 在變化中茁壯成長變化是唯一不變的,而不確定性是唯一可以確定的真理,明確個人目標是進步的基礎力量和動力。那些知道自己被獨特定位的人,有助於進一步實現其組織的目標。
  • 增強授權和敏捷性當員工處理屬於自己的工作,看到他們關心的事情和貢獻的內容相輔相成時,便會做好準備並渴望接受領導者賦予的權力。授權是敏銳創新文化的精髓。那些在工作中有個人利益相關的人,更有可能主動、創新並迅速採取行動,跨越障礙並向前推進達成目標。

這需要刻意的努力,但是員工越能將他們的個人優勢,與組織目標中他們看重的事情聯繫起來,他們就會給予更多的自主意識、主動性和績效,而組織也能更多地實現他們的目標和對世界的承諾。

找出“為什麼”:你工作的使命和目的

找出“為什麼”:你工作的使命和目的

頂尖員工的動力來自於從事的工作可以造福人群

你可能聽過類似這樣的故事… 我在台北長大,父親是一位成功的外商高階經理人。我仍然記得無數的“帶女兒上班”日和令人興奮的辦公司之旅。我對大城市、忙碌和成熟的專業人士的形象感到非常驚奇。他們令人著迷,我想將來擁有這些位高權重的工作。我竭盡所能來獲得這個職位。努力工作加上保持專注,留美回來,最終我獲得了夢寐以求的角色:在市中心從事金融服務工作。

可是,這年輕人卻說他討厭他的工作…

這樣的職業生涯讓人感到筋疲力盡和迷惘。他渴望在工作中獲得更深層次的意義, “我怎麼會錯得這麼嚴重?” 年青人如此思忖。

“用你的優勢翱翔”,Tom Clifton 克利夫頓說明了擁有個人使命宣言的重要性。你如果經歷過與自己使命工作不一致的經驗,就能確切知道這個觀念帶來的力量。這對優勢教練的方式至關重要,而以前人們並不了解它。

在工作中經歷沮喪,我們需要重新評估自己的“為什麼”問題­。與其把我的“為什麼” 建立在升遷、獲得一個位高權重的職位,需要改變我的“為什麼”,把它根植於一個充滿目標的工作使命。

“缺乏使命,人們可能只有物質目標。”

當代社會並不經常提倡個人使命;然而,作為優勢教練,我們有機會幫助改變這一點。蓋洛普研究發現,頂尖員工的動力來自於從事的工作可以造福人群。沒有這個驅動力,人們會專注於物質世界,並經常感到不滿足。我們都很清楚那是什麼感覺。

 “在使命的架構下優勢可以極致發展。”

是時候多了解自己了。

人們不知道從何找起我的“為什麼”,會嘗試幾項看似有趣的活動:幫助開展了一場募款活動、自願幫助危機中的年輕人為進入大學做準備、獲得教授有氧跆拳道的認證… 很多人認為嘗試所有這些新工作最終會讓人們理解所謂的使命。其實不然,那個使命仍然不清楚。

教練在提問、傾聽優勢發現的五個天賦線索,其中之一是“渴望”。當你看到某個主題並自覺“我想試試”時,這便是一種“渴望”。我們自然而然擁有這樣的智慧,它是尋找天賦的線索。基於不同的原因,我們會偏好某一項活動而逃避另一種活動,在此情況下,“為什麼”是一個關鍵組成部分。當渴望的“為什麼”來自於自我、魅力、形象、權力、金錢或社會規範時,它們通常是“假象渴望”。克利夫頓在書中指出:“假象渴望,會讓我們偏離優勢之路。”這就像年輕人在大城市裡尋找位高權重的工作時發生的狀況,他的優勢像脖子被緊緊掐住,缺少使命的呼吸來激活它。 

“使命賦予生活目標。它為所做的事情增添了意義。”

僅僅從事跆拳道和義工並不足以讓你清晰看見未來。除了走出去嘗試新的途徑之外,蓋洛普還大量研究了不同的職涯發展趨勢。

志願服務和獲得認證擴大了人們的經驗,但你可能仍然自覺還沒發現你的使命。你需要與你自己的靈魂建立聯繫,繼續在角色中尋找更多的意義。

“使命宣言可能是源於強烈的責任感或強烈的憤怒感。”
大部分的人不會承認所謂的使命來自於對某個現象產生憤怒,但很多人確實對職業生涯感到沮喪,我相信我有責任做更多,並更加提升自我。

人們透過多樣內在的追尋探索來找尋生命的的“為什麼”,但諷刺的是,能發現你的使命的催化劑是無法控制的。

每次世界的經濟災難,讓金融機構或企業瀕臨破產。在破產之後,人們目睹企業是如此破敗不堪。重複的事件在世界引起一次又一次的不確定性。往往企業內部和整個行業會凍結人事,沒有公司招聘員工。歷經無休止裁員中倖存下來的員工感到很幸運能保有一份工作。有工作的人會想自己應該屬於幸運的一群。然而,假若你意識到自己入錯行時,反而會感到一種深深的挫敗感。當我們聽到同事也抱怨自己好像入錯行時,這種不安的感覺更加強烈。

帶著深刻的自我了解和面對挫折時,以使命感建立生活的渴望,就比較有機會將挫折導向執行使命的正面動力。你會發現,最大的挫敗感,來自人們在辛苦追求事業之前並不探索“為什麼”。

如果你知道什麼會推動自己前進,發現你的“為什麼”:譬如,『我想做一些事情來幫助自己和幫助他人』。『我從事人力資源的工作,是因為我不希望人們自滿地留在一個角色中』,或者『我從事優勢教練的工作,是因為不希望人們在沒有真正了解自己獨特價值的情況下,度過一生』,『我通過成為一名護士並每天完成我的使命,我將對疾病的挫敗感轉化為行動。』

『我的經理人使命是善用天賦發展人才、團隊和組織。』『我通過領導這類型的工作,使我能夠最大地發揮我和夥伴的天賦。這樣做時我感覺最有活力,最重要的是我可以幫助人們在工作上有成長。』

當優勢由使命驅動時,就會形成一個正向循環 – 優勢推動使命

經過挫折、憤怒、脆弱和反思,我們明白什麼是滋養我,什麼是消耗我的能量。發現和理解我的渴望和優勢,我們需要行動、開放和勇氣。但通過發現了自己的使命,在工作中,你將能夠幫助自己和其他人實現同樣的目標。